神算子透码诗|六合同彩透码

 據新民網編輯整理  眾所周知,煙草危害是全球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之一。目前,我國吸煙人群為3.5億,居世界之首,另外約有7.4億不吸煙人群被動遭受著二手煙的危害,每年因吸煙有關疾病所致的死亡人數超過100萬。國家衛生部也于今年發出通知,要求醫療衛生機構醫務人員加強控煙知識培訓,提高戒煙服務能力,向患者提供必要簡短戒煙服務,有條件的醫療機構應當開設戒煙門診。但是,記者近日走訪時發現,盡管省城基本上所有的三級醫院以及部分二級醫院都早已開設了戒煙門診,但是前來就診的患者人數少之又少,很多甚至成為了虛設的部門,其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尷尬:一周等不來一名患者

  從2008年山西省第一家戒煙門診――太原市人民醫院戒煙門診開設以來,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太原市第二人民醫院、市婦幼保健院等醫院隨后也相繼開設了戒煙門診。那么,這些戒煙門診的接診情況如何呢?就此,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記者首先來到太原市人民醫院,在詢問戒煙門診在哪里時,該醫院一名年輕護士回答,她沒有聽說過有這個科室。隨后記者聯系到了該院健康教育科主任姚笑紅,她告訴記者,戒煙門診每周二、三、五開診,但是接診量不固定,有時全天不見一個患者,有時會有4―5個前來咨詢,年接診量大概也就在500人左右,目前的狀況是咨詢的人多,建檔接受診療的人少。

  隨后,記者來到了山西醫科大學第二醫院的戒煙門診。保健科王莉醫生告訴記者,每周一戒煙門診都會按時開診,盡管醫院戒煙門診已經開了近4年時間了,但是前來就診的患者卻寥寥無幾。“每次只來一兩個病人,很多患者甚至不知道有這樣一個門診,更有甚者以為戒煙門診就是醫院的吸煙處。”

  在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記者以吸煙者的身份咨詢了呼吸科人員,當班醫生李軍告訴記者,目前戒煙門診的接診情況不是很理想,就診的患者很少,有時候一周都等不來一名患者。記者提出想借用藥物治療時,李軍醫生告訴記者目前醫院已經停售了戒煙的主要藥物“暢沛”。為什么戒煙門診會遭遇如此冷落呢?

  誤解:錯誤觀念導致戒煙被忽視

  目前在煙民中存在著一些錯誤觀念,導致對戒煙的認識不足。譬如,有人認為吸煙是種習慣,無需當病來治;高科技“電子煙”能有效戒煙;通過服藥戒煙副作用太大,不可嘗試;“老煙民”突然停吸會致惡疾;別人抽煙不生病,我抽也無妨等等。“飯后一支煙,賽過活神仙嘛,反正每天吃完飯我就得來一支,半輩子就這個習慣,感覺吸煙問題不大,再說吸煙的習慣我已經改不了了。”今年74歲的郭大爺是一位老煙民,已經有近40年的煙齡。

  在某外企工作的曹風雨(化名)談到,平時見客戶忙于應酬,吸煙也是一種交際方式,戒煙有點不現實,“我吸的都是帶過濾嘴的好煙,每包都在40元左右,它焦油含量少,我覺得對身體危害不大。”

  臨汾市硅谷專科學校的學生小張也有近10年的煙齡了,他告訴記者,感覺吸煙時的動作很瀟灑,而且吸煙導致肺癌也老年人的事情,現在還年輕不用太擔心,等年齡大了再戒掉就沒什么問題了。“現在每天的工作壓力很大,每月的銷售任務很繁重,我擔心我戒煙后會變得煩躁或者消沉,這樣會影響我的事業發展。”在省城做鮮花銷售的王磊這樣說道。

  不容否認,出于種種原因,我們身邊的很多朋友、親人和同事都在吸煙,除了個人原因對吸煙的錯誤認識之外,還有什么原因導致“煙民”隊伍在逐漸龐大呢?

  阻力:“公共場所禁煙令”執行難

  近年來,為有效推動公共場所戒煙,山西省健康教育部門先后發起了“無煙出租車”等活動,并不斷在各醫院內增設“戒煙門診”,截至目前,全省所有醫療機構、中小學校已經全部在創建無煙單位,在這些場所全面實行禁煙。太原火車站、汽車站等大型公共場所也加入禁煙的隊伍,此外,一些大型超市和商場也已將禁煙納入日常工作。

  但是,目前公共場所禁煙率仍然較低。據記者了解,目前飯店、網吧、酒吧等娛樂類場所控煙情況仍然不容樂觀。記者走訪太原市、臨汾市和晉中市后發現,大多數飯店和酒吧并沒有張貼“禁止吸煙”的標示,網吧、臺球廳等娛樂場所僅僅有標識,但很少有服務員制止吸煙者。“不讓吸煙太影響生意了,因為別家飯店可以吸煙,我這里禁煙的話,客人就不來了。”太原市南海街某餐館前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禁煙是件好事,可是想做到公共場所全面禁煙的話,需要所有飯店同時進行,否則禁煙的飯店總會被未禁煙的飯店影響生意。

  記者在山西師范大學附近的某網吧看到,正在上網的29人中,有8人在吸煙。記者詢問網管“上網時可否吸煙?”網管回答說“隨便”。

  “禁煙工作對于更多的公共場所來說,我們只能期待對方配合一同倡導禁煙,從目前情況看難度很大,這不但要提高全民的素質,更重要的是得讓老百姓真切地了解吸煙的危害,讓大家自覺遵守禁煙的規定。”王莉醫生說。

  建議:入醫保可降低治療費用

  除了觀念問題導致戒煙難外,昂貴的藥費也讓很多患者對之望而卻步,這也是導致“戒煙門診”形同虛設的原因之一。“我算了一筆賬,藥物戒煙需要1―2個療程,1個療程需要兩三千元,花這錢還很有可能治不好病,還不如不治。”太原市民李先生告訴記者。

  另一位市民牛偉告訴記者,他曾經咨詢過戒煙門診所需費用,他目前每月的收入為1800元,面對兩三千元的治療費用,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如果能用醫保卡就好了,沒辦法現在只能靠意志力戒煙,但是效果不大,如果有一天戒煙治療可以用醫保卡了,那我得趕頭一撥兒。”

  記者在各大醫院了解到,在戒煙門診如果采取藥物治療,常用的藥物為一種名為“暢沛”的進口藥物,價格并不便宜,每盒大概200多塊錢,一個療程吃下來大約要花掉兩三千元。“目前常見的戒煙方法(非心理療法)主要是使用尼古丁替代藥物,目前給病人用的藥物以外資公司的產品為主,很少食用國產藥品,但是這些藥品卻進不了醫保,讓不少患者感覺負擔不小。”王莉醫生告訴記者。“一般情況,戒煙者接受3個月的正規治療后都能戒掉,價格是2100元。但這個藥不在醫保范圍內,使用者要全自費,這也讓很多人不能承受。”太原市人民醫院戒煙門診的醫生說。

  對此,王莉醫生分析稱,戒煙咨詢和藥物如果納入醫保,有可能會扭轉目前“戒煙門診”的尷尬處境。排除人們對戒煙問題重要性認識的不足之外,戒煙必須通過醫生和藥物的治療才能有比較高的成功率,一般通過系統的藥物治療,戒煙成功的概率是不治療的10倍以上。

 

 


中國控制吸煙協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40962號 Copyright © 1992-2011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安慧東里16號樓906  電話:64983905  傳真:649838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神算子透码诗 四川快乐12推荐号码任一推荐 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 云南时时购方式 内蒙11选五预测号码 吉林11选五前三势图 极速飞艇下载 时时官方开奖视频下载 海南体彩app怎么注册 今天大乐预测汇总彩宝贝 山西20选八开奖走势图